博野县毛主席像章文化博物馆

 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相关知识 > 正文
参观须知:1、进入展馆严禁吸烟;2、参观展馆需提前预约,必要时需要提供单位介绍信或个人身份证明。参观预约电话:0312-8325168。毛主席像章文化展馆热诚欢迎各地各级旅行社前来参观、考察、洽谈业务。
博野县毛主席像章文化博物馆

有关西柏坡历史的几个问题

时间:2013-9-27 5:13 发布者:sjyccn 点击:181

  当年西柏坡属平山县吗?

  现在,许多著述和文章把当时隶属于建屏县的西柏坡,写成平山县西柏坡。例如:l980年1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现代史》中,说“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举行”;1991年4月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共产党员大辞典》等工具书中,也都这样叙述。其实,1947年5月至l949年3月,中央工委和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期间,该村不属平山,而属建屏县管辖。

  建屏和平山,历史上均属平山县。为了适应战争环境的需要,敌我双方所占地域不断变化,20世纪40年代,在平山县历史上曾先后出现过两个“建屏县”,平山西部还出现“盂平县”。1940年8月7日,将冶河以东、滹沱河以南、平汉(今京广)线以西、正太(今石太)线以北的广大游击区划为建屏县,俗称“东建屏”。

  1945年10月,撤销东建屏,原划出的地域仍划归各县。同时,以石羊沟与青杨树、郭苏与柏里之间的自然山岭为界,东部划为平山县,西部新设建屏县,俗称“西建屏”。l958年9月25日,平山县与建屏县合并为平山县,至今区划未变。西建屏存在13年,西柏坡距(西)建屏县址洪子店只有5公里,在此期间该村一直归属(西)建屏县洪子店区(一区)管辖。

  不同的名称,有着不同的历史内涵,存在5年的(东)建屏和存在13年的(西)建屏,在历史上都有其特殊含义,不应从历史上抹掉,犹如新中国成立前的北平不能统称为北京一样。

  当年中央在西柏坡时是住在一个大院里吗?

  现在在西柏坡,有的人看到重建后的中央旧址是一个大院,就写文章说当年也是如此,这是错误的推测。中央在西柏坡时住在村东岸,大体分为三片。老鼠岭前东侧住着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任弼时等,这是第一片。西侧是大、中、小灶食堂及小礼堂(七届二中全会旧址),这是第二片。老鼠岭后(中央称之为后沟)住着朱德和新华社的同志,这是第三片。并在老鼠岭前圈了一道围墙(没有西墙)。由于地形地貌限制,山前山后地形高低不平,老鼠岭西侧和后沟无法圈进。根据自然现状,形成了一个中央大院、四个小院(七届二中全会院、大伙房院、新华社院、朱老总院)。

  新建后的中央旧址,由于面积缩小,建筑物集中,地面平整,山前山后合成了一个大院。有的地方与原貌差异较大,比如:原大院是长方形,现在是直角三角形;原有北、东围墙,现在却没有;原没有西围墙,现在西围墙又长又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展室中的大沙盘模型,也是按现状制作的,原西柏坡村的地形地貌没有被提现出来

  恶石沟在西柏坡附近吗?

  西柏坡纪念馆的讲解词和许多有关西柏坡的著述中都说:“1947年7月17日至9月13 日,全国土地会议在西柏坡附近的恶石沟召开”,也有的说恶石沟在西柏坡村外的某一方向。恶石沟到底在哪里,因原址已淹没,新址没有相应的地方,众说纷纭。有的人就顾名思义,推测该地一定是个又深又险恶的大山沟。

  其实,恶石沟并不神秘,也不遥远。恶石沟是西柏坡村中北南走向的一条干河沟,正是这条河沟,把村子分成东西两岸。该沟全长约一里,沟中心西岸有两个打麦场和一片小树林,全国土地会议就是在这里召开的。

  当年开会时,既没有挂会标,也未搭主席台。刘少奇讲话时前边放着一张桌子,朱老总坐在后边的椅子上。参加会议的人员有的带着小板凳,有的坐在石头上。就是在这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,诞生了《中国土地法大纲》,使几亿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。

  七届二中全会会址是中央的大伙房吗?

  由于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的意义非同一般,开会的地址自然也就非常引人关注,会址就在恶石沟东岸毗邻大伙房的小礼堂里召开。小礼堂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小院,院子的大门开在西北角。小礼堂是西房,东西跨度较大,东西两面都有大窗户,房顶有天窗,南北都有门。平时北门是正门,与院子的大门相隔不过两三米,出入十分方便。召开七届二中全会时,北门布置成了主席台,临时绕走南门。

  近年来许多书籍和文章说这个房间是中央的大伙房,开会时临时布置成了会场。有的著述甚至开门见山地写成“大伙房的盛会”。

  中央进京时,把西柏坡中央旧址移交给建屏县政府,县政府又交给建屏师范。师范学生会干部杨重庆、赵怀仙、韩秀山等到此接管中央旧居时,与中央留守人员在一个大伙房吃饭,目睹了各院室的现状,听取了留守人员的介绍。全校师生迁入这里后,还在一个大伙房吃了十几天饭。据当事人回忆,这个大房间的北门上挂着一个用毛笔竖写的“小礼堂”的木牌子,室内室外均无锅灶、烟囱和打饭的窗口,确实是个小礼堂。此院门口下坡就是大伙房,这里是三面房,院子很大,平时人们都在露天吃饭。下雨下雪天,小礼堂也可当做餐厅,但其主体功能仍然是小礼堂。中央在这里时,大礼堂建在东柏坡。小礼堂是西柏坡唯一的大房间,中央的一些较大活动均在此举办。1948年7月30日,理发员曹庆卫因居住的窑洞坍塌去世,追悼会就是在小礼堂召开的。1978年5月26日,西柏坡纪念馆开馆典礼和以后的一些活动,各新闻媒体的报道,均称此为小礼堂。称此为大伙房只是近几年的说法。

  建屏师范迁入后,小礼堂的作用没有变。全校250多人,一些重大活动如开学典礼、毕业典礼、周会、时事报告会、入党入团仪式等均在这里举行。现在复原的小礼堂面积似乎变小,容纳不下那么多人了。

  毛泽东接见傅作义时是乘车到后沟吗?

  北平和平解放后,傅作义将军来到西柏坡,在后沟受到毛泽东、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接见。许多著述中都说,毛泽东接见前,为了迷惑傅作义,坐着车故意沿着滹沱河的公路兜了一个大圈子,车上落满了尘土,才与傅作义见面。

  这是个非常秘密的行动,一般人无从知道事情的真相。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,就是接见傅作义所在的后沟,出入的道路只有一米多宽,只能步行,不通汽车。毛泽东从自己的住处到后沟不到一里路,如果坐车直走的话,出不了中央大院就得下车步行。步行的距离远远超过坐车的距离,停车点离后沟还有半里多路。毛泽东坐车在路上转的工夫大小,车棚上落的尘土薄厚,正常情况傅作义是看不到的。

  如果想看到,还得让其再走约300米,把他请到中央大院。因此,毛泽东是否坐车兜这个圈子值得推敲。

  后来,许多作者因不了解原地形地貌,也都照此说传抄下来。有的甚至说,朱德也随同毛泽东坐车去后沟会见了傅作义。但朱老总住地一不通车,二与接见傅作义的新华社只有一墙之隔,并有侧门相通,如同一院。因此,朱老总坐车一说更是虚构。

  毛泽东和房东在一个院同住过一段时间吗?

  有作者为了渲染毛泽东和老百姓的关系,说毛泽东从阜平县花山到西柏坡后天已晚,住进了阎受朝家。第二天早上,房东才见到毛泽东,毛泽东与房东在一个院同住了一段时间才搬走。为此,笔者最近走访了阎受朝的儿子阎文习。老阎说:中央到西柏坡前几个月,就不断有大车往这里运木头,我们就好奇地问:“拉这么多木头干什么?”“准备盖房子。”卸木头的工人随口答道。但在哪儿盖,给谁盖,却弄不清。过了一段时间,村干部领着一个穿灰军装的战士来到我家,前前后后、屋里屋外都看了一遍说:“‘工校’(中央的代号)首长要来你家居住,行不行呀?”“可以,可以。”父亲阎受朝不是党员,但思想非常进步,虽没任过村正职,副职和委员之类一直没有脱过身。革命战争年代机关和驻军号房子已是司空见惯,这次父亲不假思索就满口答应了。那时全家6口人,父亲40岁出头,我18岁,土改时刚分了5亩稻田,全家人都非常高兴。为了给“工校”让方便,l947年腊月毛主席还没有来,我们就搬到村东岸阎受田家,不久又搬到村西岸阎涛家。毛主席1948年5月才到西柏坡,与我们搬出已相隔5个多月,我们没有与毛主席在一起住过。日寇扫荡时,把我家的房子大部烧毁了,我们只恢复了北房2间,西房1.5间,其余都是中央复原的。后来父亲应邀去和毛主席叙谈过约2小时,别的人都没有和毛主席说过话。我家院中的梨树结下果后,毛主席一个也舍不得吃,让警卫员全部送给了我家。
 

 Email:byxzwhz@126.com 电话:0312-8325168 联系人:河北省博野县毛主席像章文化展馆